主页 > 老字号高手论坛680345 >

3个人的相声或小品谢谢

  3.近期演过的不要,比如湖南台2009元宵喜乐会的那个什么夺宝熊兵,春节联欢晚会2009.2008.2007的不要

  金刚腿听过了,,最好来个刘宝瑞版本的台词,,不过,貌似太长了.26.54分钟..1楼的

  我来答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乙 不行,不行。相声演员过去都没念过几天书,大多是口传心受,也就那么点儿记问之学。

  甲 那么说,你们和我比起来可差多了。跟我比,你们也就是“九牛一毛”的千分之零点儿零一吧。

  甲 当然。我是无不知,百行通。古今中外,诸子百家,文学历史,医卜星相,就没有我不知道的。

  甲 我那学问,跟你说你也不明白。你文化太低,知识太少,阅历太浅,水平太洼。我说了话来,你听不懂,既耽误我宝贵的时间,又令你当众受窘,瞠目结舌。跟你谈学问,岂不等于对牛弹琴乎?

  甲 你要真打算请教的话,用不着我亲自向你传授学业,吾之闭门小徒对你指点一二足矣!

  甲 我这个徒弟是仰知天文,俯察地理,中晓人和。明阴阳,晓八卦,识六爻,知遁甲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未出茅庐先定三分天下。

  甲 我徒弟是走马观碑,目识群羊,问一答十,对答如流,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真乃万物之精灵,人类之英豪啊!

  (丙在侧幕应:“哎——”拉着长音儿傻呵呵地上,笔管儿条直,目光呆滞地前、后、左、右,四鞠躬)

  甲 这是你浅陋无知,少见多怪。趁我徒弟这会儿有空儿,有什么疑难问题,你赶紧向他请教。等会儿我徒弟扇“啪叽”去了,你可没处找去。

  甲 回答得对呀,4887王中王资料因为妈,他是徒弟,我是师父,跟我来的当然就是跟他师父来的了。能说是跟他师娘,跟你来的吗?

  乙 嗐。我问他“干什么来了”,他说,“说相声来了”,他说,“说相声来了”。

  甲 这是孩子谦虚。传统段子会说三段儿,新编的没算上。谁像你呀,有骆驼不吹牛!

  甲 对呀,我们刚才吃的是炸酱捞面呀。告诉你,我们教徒弟净给好的吃,馅饼、饺子是家常便饭。就这顿差点儿:蘑菇肉卤,精粉挂面。不像你教徒弟舍不得给好吃的,顿顿儿喂豆饼。

  乙 谁呀!这“贵庚了”,是“吃饭了”?这“贵庚了”是“吃炸酱捞面”?嗯,对吗?

  甲 什么,什么?“贵庚了”是“吃饭了”?这“贵庚了”是“吃炸酱捞面”?这都像话吗,堂堂七尺之躯,洋洋洒洒,脱口而出,“贵庚了”就告诉人家是“吃饭了”,“吃的炸酱捞面”,有何面目活在世上!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,你为什么厚颜无耻地把“贵庚了”说成是“吃饭了”、“吃的炸酱捞面”?说!

  甲 (仔细端详丙)徒弟呀,徒弟,师父没问你之前,要嘱咐你几句。咱爷儿们来到这儿可不容易呀,这句话你要反复考虑成熟之后再回答。这句话关系重大啊!

  甲 关系到咱师徒胜负成败,荣辱哀乐;关系到咱爷儿们今后是能吃馒头、饺子,还是能吃窝头、烤地瓜呀!

  甲 别忙,别忙,这两天我徒弟净吃好的了,火大,耳朵有点儿沉,没听清楚。我问你徒弟:你贵庚了?

  甲 (气急败坏)徒弟呀,徒弟,你白辜负了师父一番心血呀。你怎么不三思而后再言呢?事不三思脱口而出,岂不贻笑大方,真乃荒唐已极。师父方才我把你捧得“乌丢乌丢”的,可你把师父我摔得“啪叽啪叽”的。我说平时你那些能耐都哪儿去了呢?

  甲 可惜师父平时教你的那些能耐,你一句也没记住。其实说起来,拿出来哪句,不都比“贵庚”这句话深?太可气了!

  甲 你看咱们这样儿好,说是说,该教给孩子的能耐还照样教给孩子能耐,不能让你捡笑话。

  甲 (对丙)徒弟呀,方才那句话你回答得不对。好好记住,今后再有人问你:“贵庚了”,你千万千万别跟人家说什么:“吃饭了,吃炸酱捞面”,这都不对。

  乙 走!上一边儿去,(对甲)站好了,这都哪儿跟哪儿呀!我说这孩子怎么直冒傻气呢,闹了半天都是让你给教的。我说你平时拿什么教孩子?

  乙 好嘛,差点儿没把孩子“秃鲁”死,这么好的孩子不都让你耽误了吗?嗯,吹了半天,贵庚这句话你也不明白,什么“结婚没有”,像话吗?为人师表,一肚子糨子,岂不误人子弟!“子曰: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。不患人之知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,求为可知”呀!

  乙 好好儿听着,今个儿幸亏你遇见我,要是遇见别人,大牙都笑掉了。别嬉皮笑脸的!

  乙 (转脸对丙)你这个小孩儿也太可气了!跟谁学能耐不好,偏跟他学,他会什么呀?

  乙 少废话。告诉你们,都好好听着,该着你们今儿个遇见我能长能耐。我这个人儿还有一点儿也不保守,今天让你们学点儿真玩意儿。学生,记住,贵庚这句话,不是问你吃饭没有,也不是什么吃的炸酱面,更不像你那浑蛋师父说的什么“结婚没有”,这一概都不对。我今儿个告诉你真正正确的答案,这个“贵庚”啊,就是问你呀“脚气好没好”?

  甲 好嘛,满台仨浑蛋。你以为我们真不明白哪?那是成心逗你玩儿,你上哪儿瞧人去。俗话说得好:强中自有强中手,能人背后有能人。那能人背后不还有三千六百个脓(能)塞子哪吗!

  甲 瞧把你给牛的,我要是没能耐,敢收徒弟吗?今后遇事谦虚点儿,有道是三人同行,必有吾师焉。金砖何厚,玉瓦何薄。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虚心点儿,矮不了你,也高不了我。

  甲 说了半天,不能白训你们,得亮出点儿学问来,让你们见识见识。徒弟呀,这句话你怎么老也记不住呢?贵瘐了,这是问你多大岁数了。

  甲 不对,去年你十七,今年你不都十五了吗?哎呀,我也乱了!今年你十八了。十八了,你属什么的?

  甲 走!你跑这儿“哏儿嘎”过雁来了。问我爸爸,有你什么事呀?真可气。(转身对乙)再说,你也不对,问老爷子能问贵瘐吗?

  甲 没说啥也不行。这孩子太可恶了,净乱插话,从现在起,你不许说话了。要是有人问:你怎么不说话呀?你就告诉他:我不让你说话。这孩子太顽皮。

  甲:要怎么你看骑车人都是走直线,唯独在我二叔后边儿骑车的,都跟那蛇行似的——曲里拐弯的。

  甲:用老北京的话说,叫臊着他;用上班人的话说,叫没那闲工夫儿搭理他;用环卫工人的话说,叫素质低下;用执法人员的话说,叫别让我碰上他。

  甲:也是无巧不成书,那天,还真就碰上了。我二叔正一吐为快呢,被大喝一声:“你给我下来!”

  展开全部甲:你好,节日快乐!乙:恩?节日?什么节日?你生日呀?恭喜恭喜呀!红包拿来!甲:什么乱七八糟的呀!人家生日早过了!乙:噢,原来不是你的生日呀!恩……是国庆节!

  甲:好了好了,大过节的,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了! 让我们一起来祝愿所有的同学们节日快乐吧!

  乙:当然行了!让广大的朋友们一起来看看:瞧这小脑袋,比聪明的一休还机灵,

  乙:(偷偷的:她是樱桃小丸子?我还西瓜太郎呢!)那太好!今天我还真找对人了。走吧,咱赶紧上电视台去把。(用手拉)

  甲:哎,哎,你先别拉我,电视台又不是你家开的,您老人家是大明星,我一个小学生谁放我进去呀

  甲:对呀,咱一个小学生想上电视就上电视,那张柏芝和谢霆锋他们不早失业了?我猜呀,人家连大门都不让我进。

  甲:好好说? 难道咱们就那么说:“叔叔,您就让我们进去吧!我们不小了,我们都20多了!

  甲:那就说:“叔叔,您放我进去,我就送你一大瓶娃哈哈行不?喝了我的娃哈哈, 吃饭就是香。妈妈我要——娃、哈、哈!

  乙:(从怀里掏出一香肠当话筒)谢谢,谢谢!大家的掌声!我一定干得比鞠萍姐姐还棒!

  乙:总体构想是这样的:大演播厅要布置成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。再加上世界各国的经典儿童歌曲,那叫一个诗情画意呢!

  乙:哇!那可太精彩了! 舞台上演的是小合唱、小合奏、小舞蹈、小品、小杂技、小武术、小相声、小戏、

  乙:都来了啊!我介绍一下,我是这里远近闻名的医生。我为什么这么有名气呢?因为我跟别的医生不同,我最替病人着想。到我这里看病的病人,走着进来,爬着出去。(待观众笑毕)噢说错了,是爬着进来,走着出去。下面开始看病啊,喊一个进来一个。(拿单子看)。一号,姓白的,白内障。二号,姓魏的,胃出血。三号,姓牛的,牛皮藓。来,你们三个,先进。

  甲:下……哎你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倒霉啊?甭管什么事轮到我这儿都是下一批,前一阵子我们单位提拔一名干部,到我这儿就是下一批。下一批我就退休了。(笑)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单,就是单独的那个单字,放百家姓里念善,国家的国,瑞雪的瑞,我叫单国瑞,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,可能是感冒了,到名医这来瞧瞧,听说这个大夫,对病人特别负责,下个就该喊我的号了,来了来了……

  乙:接下来啊……(甲依偎在乙的肩上,乙走一步,甲就跟一步)一看就有病啊。

  乙:你很聪明嘛!你说感冒就是感冒,那还要我干什么呀?你现在是跟名医讲话,任何人到我名医这里都要重新检查。

  乙:不要动,嘴巴张开。(甲啊一下)高一点。(甲音调升高啊一下)(重复两次)高一点嘛。

  乙:这儿来看病的都叫天花板。(甲:上颚,大夫。)哦对,上颚。我当医生我会不知道这叫上颚?(甲:可我听是天花板。)我怕我说上颚你听不懂,我知道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啊!

  乙:舌苔,舌苔,听你的了,好不好!舌苔啦!这个人讨嫌吧了,我看病还是你看病啊?我有一句他就有一百句!这个人身体不怎么样你口才倒是很好哇。你是搞传销的你呀?不要看病了!交钱去吧!

  乙:这样我一看还有可能是感染啊。你多大岁数了?(甲:四十一。)属什么?(甲:属牛。)一看就像!脸色发青,二目无神,瞳孔放大。(捏甲鼻子)叫一声,(甲:哞--)使劲!(甲:哞--)最近吃草怎么样?

  甲:我怀疑你是兽医。(乙:谁兽医啦!)你兽医!我根本没吃疯牛肉我怎么能得疯牛病呢?

  乙:好了好了好了,我反复讲了,我这个医生最替病人着想。你不愿意检查,你可以不检查。可你以后疯了不要怪我!

  乙:站好重新检查。(甲:又检查。)来,很多病人就是不配合医生。(揉甲的肩)这里痛不痛?(甲:不疼,大夫。)想清楚再回答,这是看病不是买菜!这里痛不痛?(甲:不疼。)不可能哪?这里应该痛嘛!(挤压甲太阳穴)这里痛不痛?(甲:疼,大夫。)这里不应该痛呀!这个问题很复杂啊!弯下去。(掐甲后背)这里痛不痛呀?

  甲:大夫,您说是应该疼呢还是不应该疼呢?(乙:什么话!)我说疼你说不应该疼我说不疼你说应该疼。

  乙:当然有说法啦,你不要误会,我是一个名医,我是对你负责任。你到别的医生那里没有我这么负责任的。这叫排除法,把你可能得的病统统都排除干净了,哪不只剩下感冒了吗!

  乙:这人想的就是钱。哎你这辈子什么最重要?(甲:什么最重要?)千金难买健康两个字。

  甲:大夫,我求求你,你给我看好了,我们全家砸锅卖铁给你送块匾。高六尺,宽六尺,正方形的,四个大字挂你们家门口,铁佗再世,好不好?

  乙:算算算了,这个人太少见了,(拿出一张纸)真一毛不拔,太不照顾我们生意人了!(给甲)照这个单子抓药去!

  甲:大夫,你真不愧是神医呀!(乙:那是。)我一个感冒你给我开了五百多种药哇!

  甲:别的大夫都是论片开你给我论斤开啊!我估计我活着是吃不完了,我准备发动我们全家人都来吃,子子孙孙吃下去,一直吃到二十八世纪,我就不信我吃不完它!

  甲:这我都可以理解,大夫,你说里头怎么给我开了个高压锅?你说我是蒸啊,还是坐到里头?

  乙:什么呀!你是病从口入你是病毒性感冒。我担心你传染给你们家其他人,所以你今后吃饭的东西一定要单独使用。对了我再给你开一副单独的碗筷。(往纸上写字)

  甲 您提起这个下棋来了,这方面的爱好也是多种多样的,有人爱下,有人爱看,有人爱多手,有人爱多嘴。就拿爱看棋的说吧,他站那儿一连看了十几盘,愣不累得慌!

  甲 站在人家身后头,摇头晃脑,点头砸嘴,人家这步棋要是走错了,他能出一身汗!

  甲 爱动手的?人家那儿下着下着,他把棋子抄起来了!其实他下得不怎么样,站人家身后头,拿膝盖拱人家后腰:“跳马!跳马!跳马!”这几下,把那位后腰给拱得生疼,那位回头一看,心里话:你这个棋不怎么样,别支啦!他领会错了,认为是让他下哪。“让你跳马,你撂这儿不就……(使像儿)哎哟!他那儿还有车哪!”

  甲 还有一种打胜不打败的。比如说那儿有几盘棋,一看这盘刚摆上,他不管;一看这盘还看不出输赢来,他也不管;一看这盘,行了!那主儿还有两步要把这主儿赢了,他过来了,给这赢主儿支招儿。——其实他不说,人家也是这么走。

  甲 为的是显他高明啊!“支土!”“飞象!”“拿炮打啊!你看死了没有!”输的这主儿一听火儿就上来了。

  甲 一连气儿他输四盘了!冲这多嘴的急了:“我跟他下跟你下?多嘴多舌的干吗?一边溜达溜达啊!”他不管人家急不急,还气人家:“得了,得了!输了再摆上,这有什么!跟他下跟我下,跟他你还不行呢,跟我你更不行了!这又不是赢房子赢地的,着急干吗!别脸红,给人把棋摆上!”这位一听更火了:“你活动活动吧!(拿胳膊肘捣支嘴的肋叉子)汗全下来了。”“嚯!你着这么大急干吗,早知你这脾气我不管,嗬,我这儿全要岔气了!这是为吗呢这是……”一扭脸,“老二,拱卒!”

  甲 爱多嘴嘛,您看这下棋还不是赌输赢的,有的人不着这么大急,要是旧社会那耍钱的,更了不得了。

  甲 旧社会有明的赌博场,到上海那地方叫赌台子,到北方叫宝局,常上那地方去,能够倾家败产,有的去长了,拉了一屁股两胁债,逼得投河觅井。

  甲 比如说不到赌台子去,在自己家里找几个人解解闷儿吧,那是解闷儿吗?也是拼命啊。

  甲 缺,不吃,门前清,连六,八张,坎档儿,独一听,亲爷俩,喜相逢,四归一,前后碰,小鸡吃面条,孔雀东南飞,金钱豹,鸡鵮豆,老少副,一般高,捉五魁,一条龙,扣张、提溜带混子……您瞧这是多少“嘴儿”!

  甲 尤其这扣张,最费脑筋了。讲究扣几个亮几个,扣三亮一,扣四亮二,扣五亮八……

  甲 摸来这张牌不许摔,一摔牌,这“嘴儿”就不加钱。拿手指头一摸牌,冲三家一使眼神儿:“提溜!”那三位就知道他和(hu)了。您看这摸牌,有摸得好的,有摸得不怎么样的。一百三十八张牌,条子、桶子、万子、东南西北风、中发白,两颗花,摸得好的拿手一摸就知道是什么牌,摸得二五眼的那主儿可麻烦了,对门也有听了,他抓起这张牌来浑身的劲满使上来,冲三位一使眼神儿,他还吓唬人家:“兄弟哥儿们,这把要抓来,你们三位就活不了!”(使像儿)

  甲(摸牌使像儿)“嗯,不离儿,行,有门儿……”他这么一来,对门那位吓得一个劲儿哆嗦: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怎么样啊,还没摸出来哪

  甲 根本摸得就不怎么样嘛,要有四家打牌,我站那儿十分钟就知道谁输谁赢了。

  甲 看人的表情,赢钱的高兴,输钱的摔牌骂色(shai)子。比如说这位连坐了三把庄,还是小和,要这儿就高兴起来。

  甲 “嗯,今儿牌不错啊!麻将也有,搭子也够,一吃一碰这就算和了!想吗儿来吗儿,茶壶花碗的没有了,完全是鲤鱼拐子的顺儿,今儿的牌可真不错啊!(学京剧胡琴过门)愣格里格愣愣格愣……”他这儿一高兴,上家不乐意了:“别拉了,别拉了!街坊邻居全睡觉了!这是大杂院你知道吗?把人家吵醒了,人家说闲话,人家骂街,咱也得听着,你敢还言吗!一还言打起来了!别拉了啊!”“完了,完子!怨我,怨我!我不拉了还不成吗!每天没毛病,今儿坐两把庄,拉胡琴也不好了!二哥,我说不来,你偏叫我来,你看见了吗?这我还没吃他一张。我要吃他一张,更不知不啦!胡挑鼻子乱挑眼!我这不是‘傻小子睡凉炕——仗着时气壮’嘛!你给我什么好张儿我全不要,咱抓一个去。担胡琴不成,谁叫我长着嘴了!(边抓牌边唱)‘小东人……’”“唉!不叫你拉,你怎么唱啊?”这是他赢钱啦,自觉全没了。

  甲 两圈牌没开和,麻烦了!四家打牌三家不顺眼,色子也上房了,牌也满扔桌子底下去了,瞅哪儿哪儿别扭,闲话全来了:“今儿这牌不错啊,‘傻小子看画——一样一张’,谁也不挨谁!我和啊,我和啊,我净等糊窗户啦!我煳了打烧火的吧!也难说,跟你坐个对脸还和得了吗?咱哥俩犯相,你属狗我属鸡,‘鸡狗不到头’么!你这狗还不是好狗,长得就狗头狗脑,瞧你这德行!说你还瞪眼,你还不服呢!上回跟你坐个对脸,输我一万七,你知道吗?赶明儿再跟你坐对脸,我站起就走,我不来了!你太妨人了!瞧你这脑袋,要是翡翠可值钱——满绿了!要是青果也值钱,豆瓣绿!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这模样,大眼犄角儿也开了,鼻子也扇风了,耳朵垂儿也干了,下巴也耷拉下来了,抬头纹也散了,完了,完了!今儿让你赢点儿好啊,省得明儿给你买棺材了!”

  甲 也活不了!上家别顶他,一顶张儿就是闲话。他打一桶,上家也保不其有啊,人家一打,他闲话就来了。“一桶。”“什么?一桶?好,我打一桶你也打一桶,上海地产大米同台竞技松江大米拔得头筹,顶着点儿倒不腰疼!咱哥俩的缘分倒不错,‘庙上不见顶上见’——拆对儿顶我!我跟你有什么过节儿?我把你孩子扔到井里了?我是挑拨你们家务不和了?你和我的牌全拿死,不是你也和不了么!我哪点儿对不起你!我倒霉就倒这上家上了,张张老跟着我,倒落不下,跟得还挺紧,随娘改嫁过来的!……”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搜集一段相声或小品中的精彩对

2019年央视中秋晚会18个节目没

相声演员苗阜改演小品相声真如

帮我想个关于执行力的小品相声

请问一个相声小品的名字。大概